免费咨询:400-8555-120    15703918855 工作时间:9:00-18:00
主页 > 肿瘤百科 > 淋巴癌 >

淋巴细胞和淋巴细胞交通的调控是怎样进行的?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21-09-10 10:58 点击次数:

1、淋巴细胞和淋巴细胞交通的调控是多步过程


  包括:①选择素介导的牵系和滚动于表达组织特异分布的结合选择素的唾液黏蛋白的血管内皮细胞,如淋巴组织高内皮细胞血管上的GlyCAM-1,集合淋巴结内皮细胞上的MAdCAM-1,周围淋巴结区素PNAd和血管黏附蛋白-1(VAP-1)分子(也介导CD8T淋巴细胞迁移);②在炎症部位,通过血小板活化因子,细胞因子或趋化素激活的整合素等短效信号引发的触发过程;③通过内皮细胞表面免疫球蛋白受体(ICAM-1、ICAM-2、VCAM-1)介导的紧密细胞连接和细胞扩散;④CD31介导的血细胞渗出,与选择素介导的血管内皮细胞连接有关。其他分子可以促进细胞滚动,如固生蛋白。在迁移过程中通常出现不同黏附受体之间的协同作用。

 


 

2、淋巴组织中的趋化素可以结合硫酸肝素蛋白多糖


  在炎症时直接细胞交通中起主要作用,SDF-l这种趋化素可以稳定地调节细胞交通。内皮细胞跨膜黏液素-趋化素嵌合分子表达于活化内皮细胞表面,在生理性单核细胞,静止或I1-2激活的CD8十淋巴细胞和NK细胞流时介导快速捕获、稳定黏附和活化。细胞因子TNF-a和IL-l可以上调fractalkine,与炎症时效应细胞迅速进入炎症部位有关。组织限制的趋化素可以通过提供局部活化信号来调节造血干细胞的黏附作用,因此可以增加细胞交通的特异性。

  与淋巴结不同,骨髓没有特异的骨髓窦区素。一项研究比较了人类骨髓或脐带血来源的内皮细胞系的黏附能力,两者在CD34十祖细胞黏附作用中没有明显差异。当a3、CD18和/或E-选择素与单克隆抗体结合时,这种黏附作用被不同程度地阻断了。这些研究提示,干细胞归巢和定居过程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依赖于几种窄范围信号,即归巢CD34+细胞和骨髓窦内皮细胞之间的相互作用。


 

 

3、淋巴组织中骨髓窦内皮细胞持续表达E-选择素  


  因此,干细胞归巢和定居依赖于骨髓内皮细胞和基质的不同特性以及造血干细胞和祖细胞的本质特征。骨髓窦内皮细胞持续表达E-选择素。激活后,E-选择素和Р-选择素均上调。它们也表达VCAM-1。归巢CD34+祖细胞表达PSGL-1(CDI62),这是一种高糖基化唾液黏蛋白,可以结合所有选择素,整合素受体aqβ。基质细胞和骨髓内皮细胞持续表达CXCL12(SDF-1),它是一种可以增加整合素活性.介导内皮CD34十细胞捕获的有效的趋化素,因此可以提高CD34十细胞的迁移。此复杂的归巢过程中最后一个环节依赖于基质细胞持续表达VACM-1,导致αβ-阳性早期重建造血干细胞和CD34十祖细胞的αβ-整合素介导的骨髓基质稳定黏附。G-CSF通过激活p38有丝分裂原活化蛋白激酶提高基质VCAM-1的表达,因此增加CD34+细胞的黏附进一步增加干细胞的归巢。